这些浪漫的色彩背后,蕴藏着中国人独特的美学观

这些浪漫的色彩背后,蕴藏着中国人独特的美学观

2021年05月06日 08:55:55
来源:澳门网上娱乐平台

古老的诗词典籍中,祖先们对万物色彩的感知,往往能让现代人惊叹:

桑叶初生、荷叶色黄,都可被称作“缃叶”;习

夕阳薄雾笼罩远山所现紫色,名为“暮山紫”;

黎明时分高空天色,即“东方既白”;

黄河水色金黄闪光,称作“黄河琉璃”;

佛像面部金箔色,是为“库金”;

甘黄古玉色,也叫作“蒸栗”……

这些优美的传统色彩,来自天地万物的具象,也来自古人心灵的意象,是中国人独特的审美语言。它们是古人观察山川日月、草木鱼虫记录下的风雅,也是融于生活的诗意,更是缀连器物与文明的千年丝线。

每种中国传统色,不仅有极尽诗意的名字,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故事。学者郭浩在《中国传统色:色彩通识100讲》一书中,将历史上各种传统色的源流典故娓娓道来。

读懂了这些东方传统色彩,才能读懂古书诗句中的大千世界。

◆ ◆ ??????????????◆ ◆

朱颜酡,出自《楚辞》的醉后面色,原文是:“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美人醉了,面上的颜色就是朱颜酡。颜色,这两个字最早是指面上的眼神和气色,所谓“视容”和“色容”,两者加起来就叫做“颜色”,而不是我们现在说的五颜六色。

古人讲颜色,面相的端正可以透视一个人的人品端正。面上的眼神和气色,讲究的是“见贤人则玉色”,贤德的人从内向外释放出玉一样纯粹的气质, 面上的眼神和气色像莹洁的玉色。

颜色两个字,就这样从“仪容气质”走向 “具象色彩”。

朱颜酡是醉后欢悦的颜色,从屈原到李白,吟诵的是这种颜色背后的愉悦心情,“落花纷纷稍觉多,美人欲醉朱颜酡”(李白)。中国传统色也有“酡颜” 的色名,本源就是“朱颜酡”。

宋徽宗写这种颜色如红玉:“灯影四围深夜里,分明红玉醉颜酡。”

留不住美好、浓烈的欢颜,刻画在记忆里,记忆是有颜色的,不妨沉醉。

◆ ◆ ◆ ◆ ◆

银红,似有银光的红中泛白之色。

银红的妩媚感觉,贯通古代文学作品。南宋词人蒋捷《小重山》咏:“银红裙裥皱宫纱”。《全元散曲》写到银红绣鞋:“手约开红罗帐,款抬身擦下牙床,低欢会共你著银红。”

明代《金瓶梅》和清代《红楼梦》也写到各种银红衣服和物件:

“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 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红楼梦》四十回)。

◆ ◆ ◆ ◆ ◆

黄白游,讲的是颜色,似乎又不是颜色,这正是中国传统色的微妙之处。

颜色可以来自天地万物的具象,也可以来自人类心灵的意象。之所以选择黄白游作为一种色名,因为它兼具了具象和意象两重美感。

写《牡丹亭》的明代文人汤显祖,文采斐然,章句拔群,然而仕途不顺。

友人吴序劝汤显祖到徽州去晋见退休在家的宰相老师许国,汤显祖却写了一首 《有友人怜予乏劝为黄山白岳之游》:“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 无梦到徽州。”

黄白,既是具象的黄山、白岳(齐云山),也是意象的神仙梦;既是具象的黄金、白银,也是意象的富贵梦。

友人说的对:去徽州见见你的老师许国,黄白之间,气象万千,富贵袭人。

在汤显祖的心里,徽州的黄白已经不是神仙梦、富贵梦,而是他一生无法抵达的世俗之气,他选择了放弃: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请原谅我一生痴绝,不去徽州也罢,我这一生,既没有神仙梦,也没有富贵梦。

汤显祖之后,我们不但把黄白游看作黄、白中间的颜色,还看成我们挥之不去的神仙、富贵梦。

◆ ◆ ◆ ◆ ◆

松花,作为一种色名,至少上溯到唐朝。

如果不去考据松花的实物具象,它的颜色是扑朔迷离的:在网上查到的松花色,有黄中带绿的,还有浅绿色的。

松花可不是松果,它是松树雄枝春天抽新芽时的花骨朵。我在查证松花色 时,遇到擅用松花粉做滋补品的专家,她说:“抖落的松花粉像婴儿肤色一样娇嫩。”

然后,看到松花的实物,具象是最有说服力的,松花是嫩黄色。

唐人为松花色所倾倒,“轻如松花落金粉,浓似苔锦含碧滋”“自看和酿一依方,缘看松花色较黄”是唐代诗人李白和王建的名句。

松花色的笺纸,可以说是大名鼎鼎的中国传统色衍生品,所谓薛涛松花笺。薛涛之后,制作彩色笺纸成为雅事,明代戏曲家高濂在《遵生八笺》里说:“蜡砑五色笺,亦以白色、松花色、月下白色罗纹笺为佳,余色不入清赏。”

唐代诗人元稹在松花笺上回应薛涛的知音情意:“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卓文君和薛涛都是在川地生活的女子,都是敢爱的,她们的爱就像缱绻的锦江水、娟秀的峨眉峰。爱是滋补品,松花粉也是滋补品。抖落松花粉,古人专用一个“拂”字,仙气得很。

松花粉可以做松花酒,也可以做松花点心,据说食之身如燕、颜如春。北宋文人苏轼写过广告语:“一斤松花不可少,八两蒲黄切莫炒。槐花杏花各五钱,两斤白蜜一起捣。吃也好,浴也好,红白容颜直到老。

◆ ◆ ◆ ◆ ◆

天缥,貌似不熟悉,其实很熟悉的一种色名。

天缥是上古的说法,缥是 “青白色”,天缥是“天空淡淡的青白色”。说到这里,立刻想到“雨过天青云破处”,没错,很熟悉的天青色就是天缥。

天青色,不就是天空清澈的浅蓝色吗?其实,未必然。

青是很令人迷惑的颜色,从原本上说“取之于蓝,而青于蓝”,青色是取之于蓝草的蓝靛,蓝靛与蓝草相比,胜在质变。青金石的矿物色就是原本的青,天坛顶是这种青色。

同时,青色可能是青白色(缥),是青绿色(碧),是绿青色(葱),是青黄色 (绿),是青灰色(苍),是青红色 ,是深青红色(绀),是青黑色(黛),甚 至是黑色(黑)。

古汉语里出现一个“青”字,上面这些颜色都有可能,你会不会晕掉?

缥,跟青一样令人迷惑,所以有蓝色的“青缥”、淡蓝带淡绿的“碧缥”、 淡绿带淡蓝的“缥碧”、淡绿灰的“骨缥”、淡蓝微带红的“红缥”。

到底是什么颜色,摸摸头看看天。看看天,至少“天缥”的颜色判定是对的:如果天空像洗过一样,天缥是浅蓝色;如果“雨过天青云破处”,有大片云的天空透明度没有那么好,天缥是淡蓝绿色。

顺便说一句,“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是后周世宗柴荣说的,他的柴窑瓷是这般颜色,宋徽宗没有说过这句话,但他的汝窑瓷也是这般颜色。

◆ ◆ ◆ ◆ ◆

玄,黎明的太阳跃出地平线前的天色。

玄与是相对的色名,取自黎明的天象。玄不是纯粹的黑,而是黑中透红,所以《说文解字》里说“玄,黑而有赤色者为玄”。

《道德经》里有一句很著名的话:“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辨析、解读玄的具象和意象:玄既是天象的特殊时刻,黎明将至的天色,又是宇宙的开窍觉悟,大道将启的原始。

玄与纁,都是人类敬畏天地、观察天象而来的。因为敬畏天地,玄、纁就成为第一重要的礼服颜色,上玄下纁的衣裳色彩搭配是周代服色制度的顶级设计。自天子往下,诸侯、大夫、士在祭祀和婚礼时都是上衣为玄色、下裳为纁色,身份区别在于衣裳的章纹不同,有资格出席的祭祀等级不同。

◆ ◆ ◆ ◆ ◆

窃蓝,汉语颜色词里的第一个浅蓝色,出自《尔雅》:“春扈,鳻鶞。夏扈,窃玄。秋扈,窃蓝。冬扈,窃黄。桑扈,窃脂。棘扈,窃丹。行扈,唶唶。宵扈,啧啧”。

扈就是平时说的燕雀,这八种燕雀鸟,再加上一个老扈, 合起来就是九农正,因为这九种候鸟在不同的农时出现。

春天的鸟儿,提醒该播种了;夏天的玄色鸟儿,提醒该护苗了;秋天的浅蓝色鸟儿,提醒该收获了;冬天的浅黄色鸟儿,提醒该贮藏了;桑树上浅脂色的鸟儿,替蚕驱逐不坏好意的雀鸟;荆棘中浅红色的鸟儿,不让雀鸟靠近果子;白天唶唶叫的鸟儿,赶走庄稼地里的雀鸟;夜晚啧啧叫的鸟儿,赶走小动物;老扈鸟出来,提醒起床不要懒,早出工干活。

颜色色值的决定因素,除了色调,还有饱和度和亮度。

古人不会用数字去表示色值,但他们会巧妙地用字来表示色值,譬如“窃”“盗”“小”“退”“不 肯”都是表示浅色的意思。

自从知道窃蓝,我研究过不少浅蓝色的鸟儿:铜蓝鹟、红胁蓝尾鸲、黑枕王鹟、白眉蓝姬鹟。虽然不能考证秋扈到底是哪个鸟种,但是这些美丽的浅蓝色鸟儿还是让我开心了很久。

◆ ◆ ◆ ◆ ◆

凝夜紫,这个典故出自唐代诗人李贺的《雁门太守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李贺号称“鬼才”,擅长使用颜色词汇,一首诗就是一幅色彩画卷,凝夜紫的这首诗也是波诡云谲,诗名《雁门太守行》不过是借用古乐府的题目, 写的不是山西雁门,而是河北定州的战事。

元和四年(810 年)冬,成德军节度使王承宗反叛,宪宗任命宦官吐突承璀率兵平叛,战事不利,河北糜烂,《雁门太守行》说的是叛军围困义武军节度使张茂昭的驻地定州,守军固守待援。

黑云动,一点日光照到甲衣,金光灵动;角声起,几腔热血红过胭脂,紫塞呜咽。

西晋学者崔豹《古今注》有:“秦所筑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故称紫塞者焉。”凝夜紫,解释成紫色边城不是不可,但我觉得解释为青紫色的初夜天色更合适,古诗有“赤帝当年布衣起,老妪悲啼白龙死,芒砀生云凝夜紫”(胡仔),“浮岚出晴丹,淑气凝夜紫”(石宝),说的是天色。

凝夜紫的实证讨论似乎可以归结到具象的颜色,诗歌的浪漫又可以归结到意象的颜色。更诡异的是李贺并没有亲临战场,这不是观象成色,一切都不过是他的想象,那年冬天,他一直住在东京洛阳仁和里东舍。

◆ ◆ ◆ ◆ ◆

暮山紫,语出唐初文学家王勃的《滕王阁序》:“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王勃写《滕王阁序》是唐高宗上元二年(675 年),他二十五岁,文学神童的人生道路并不顺利,因为不顺利他也成熟了不少,这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差不多走到了人生的最后。

中国传统色的美学意境,往往是借由天地万物的具象,引发微妙、曼妙、隽妙的意象,从精致细微之时刻、诗意浪漫之感触、丰饶深厚之底蕴,而酝酿出独特的东方审美。

烟光凝而暮山紫,就是在黄昏的时刻,诗人观察到山间烟雾与夕阳落照的交织,薄薄的一层紫雾罩住了暮山,暮山见我,我见天地万物。

《滕王阁序》里最有名的一句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写尽天地万物的壮阔与寂寥;另有一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 识盈虚之有数”,如果将生命之有涯、宇宙之无穷、大道之不仁都想通透了,即使走到了最后,我们的内心也应该始终是充盈的。

感慕王勃的才华,古诗中吟咏暮山紫的诗句不少:“夕阳挂树暮山紫,行行到此欲脱屣”(白玉蟾);“今年梦断九峰云,旌旗犹映暮山紫”(夏完淳);“斜阳两岸暮山紫,明月一天秋水横”(吴势卿);“凭高一望楚天低,云树苍苍暮山紫”(朱瞻基)。

我比较喜爱明代文渊阁大学士刘珝的题画诗:“手持一幅鹅溪绢,或浓或淡烟云气。远看淡淡近看浓, 暮山紫兮晓山红。”昨晚才遇暮山紫,今早又识晓山红。

本文节选自

《中国传统色:色彩通识100讲》

作者:郭浩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雅信

出版时间:2021-4

编辑 | 啾啾

主编 | 魏冰心

图片 | 网络

网站地图 曼哈顿线上娱乐 网上娱乐赌博是真的吗 淘金盈开户送18元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合作 申博官网登入不 申博官网开户注册 申博官网开户 银博网
bet36官方网址 博彩启明星 菲律宾申博网上开户登入 百家乐投注模式
永丰娱乐 一本万利娱乐网 百家乐最新赢钱方法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代理
永利手机版 伯爵国际娱乐会所死人 尊龙网 金沙JS开户
3454111.COM 15s8.com 998cw.com 797psb.com dx138.com
585sunbet.com XSB592.COM 8RAS.COM 729XTD.COM 989DC.COM
777sbsb.com 222TGP.COM 787sunbet.com 1113887.COM 567XTD.COM
156tt.com 133TGP.COM 222TGP.COM 985ib.com 8WJS.COM